做品12 微信“传情” 淳安

微信“传情”

“叮叮咚”打开微信,卫生监督群里S主任发来了一个红包,附语:提前到场,来个热身红包。几秒内一抢而光,群里又是一阵热闹。

发微信红包看似无聊闲闹,实则不然。今年我县将迎来第三次国卫复评,面对更为严格的迎检标准,督查工作的“触角”紧跟着落实走,确保在重点上“哪壶不开提哪壶”,在成效上“提了哪壶开哪壶”。

我们卫生监督队伍也是重压之下高负荷运转,除日常监督外,“地毯式”搜索摸排和“暴风式”专项突击检查并驾齐驱。这几晚大家兵分三路,晚上七点至十点,对辖区的文化娱乐场所重点督查,大伙儿难免略带疲倦。发个微信红包,一百也好十元也罢,不在乎大小,只图个乐趣,是放松,也是凝聚力,似乎预示着要以抢红包的速度与激情来投入到这场攻坚战中去……

六点五十,大家基本就位,但队伍中来了位不速之客,是新晋监督员Z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“我知道自己还没有取得执法证,所以不安排我。今晚我也没事,大家这几天都工作那么晚,我也不好意思,反正红包我也没少抢,只要不写文书,帮你们发发资料还是可以的吧。”“可以可以,有觉悟,走!”就这样,四人队伍变成五人组准点进入指定场所,按照事先部署的分工,各司其职。主要内容是登记从业人员姓名查看健康证、督查控烟情况、检查消毒情况、查看卫生许可证是否过期、发放避孕套和消毒登记本等资料。对于“新人”大家还是很乐意“好为人师”的,对于现场的要求,文书的书写,在检查空隙之余会一一详解,检查经验也都倾囊相授,比如怎样与业主、从业人员打交道等。

检查行进至半,队长接到了另一分队的电话,二分队成员Y家中老人突然摔倒正送往医院,请求支援。我们一分队本来四个人,比他们多一个人,现在又加了个Z。于是,组长三言两语说明情况后,大家商议小组安排两个人过去二分队,这样二分队开车的同事可以陪同去医院帮把手。据后来Y回忆,刚接到消息时心里七上八下,还好W(开车的同事)一起陪着过去,宽心不少。那晚同事帮着照顾,所幸老人问题不是特别严重,但也折腾到很晚。是啊,人到中年,上有老下有少,遇到点急事没有援手的确够呛。

虽然途中出了点意外,但当天的任务还是完成了。星移漏转,洗去风尘,临睡前,“叮叮咚”的微信声此起彼伏,一会儿没看,消息提醒的红色数字就会显示99+,直到W“平安报信”,大家才逐渐消停悦纳睡意。自卫生监督群建立以来,大家都会习惯性地交流当天工作情况、时事热点,生活趣闻,互相学习,互相调侃。我们的微信群,俨然是集会议室、传达室、教室、论坛等为一体的多功能厅。而这个“多功能厅”以她独特的魅力发光发热,从60后到90后,大家能横亘年龄跨度畅所欲言,大抵是因为这儿轻松温暖吧……